欢迎登录访问北京东阳人网
 
我参加了援越抗美战争-徐朱荣

[2014-5-4 10:00:43]
 

 

 我参加了援越抗美战争-徐朱荣

 

    我原来在福州军区空军高射炮兵第三师服役。后调到北京军区空军高射炮兵第五师工作。

    1964年8月4日,美国借口越南鱼雷艇在北部湾攻击美国“马德克斯”号驱逐舰,制造了所谓的“北部湾事件”(现在解密,这完全是美国捏造的,根本没有所谓越军艇攻击美军舰的事)。次日美国对越南北方部分目标实施大规模轰炸,1965年初,将轰炸地区扩张到整个越南北方,企图切断越南北方通往南方的运输补给线,摧毁交通和军事要地以挽救美国及其傀儡政府在越南南方的败局。美国对越南北方的军事要地、机场、工厂、交通线以及城市居民的狂轰滥炸,使越南北方面临当亡国奴的危险。越南政府在十分困难及国家十分危急的情况下,向中国政府请求中国派出防空部队到越南,支援越南的抗美斗争。越南与中国是唇齿相依的邻邦,而且战火已经烧到我国的友谊关下,美国飞机曾轰炸了我国广西边境地区,炸死了耕牛、毁坏了农田、在这种情况下,援越抗美就是保家卫国。中央经过充分考虑,毛泽东主席发出了“调高炮部队入越轮战”的作战命令。根据毛主席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高炮部队从1965年8月开始,分批派出高炮部队从广西友谊关和云南河口分两路开赴越南,与越南人民军防空部队并肩作战,保卫越南北方军事要地,机场、工厂、交通线等。同时入越的还有铁道兵、工程兵,对被炸的铁路、公路、桥梁、工厂进行抢修,由于中国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有力支援,越南人民英勇不屈,与美帝国主义及傀儡政府血战到底。终于把美帝国主义赶出了越南、解放了南方,实现了祖国统一。

    我们高炮五师是在1966年下半年接到空军关于调空军高射炮兵第五师援越抗美的预令,当时我们还驻守在福建前线,接到入越作战预令后,我们一方面与蒋军作战,一方面进行临战准备,部队要在政治思想上,组织上,战术技术上,物资供应上做好准备工作。政治思想上准备主要是对全体指战员进行广泛的思想动员,认清形势任务,进行爱国主义、国际主义、革命英雄主义、政策纪律、安全保密教育,认识到调我们部队入越作战,是毛主席、中央军委对我们的无比信任,是我们的光荣。形成人人摩拳擦掌,个个斗志昂扬,誓为越南人民报仇,要打出国威军威,为五个伟大争光的气势。在组织准备上,主要是配备干部和调整各级领导班子,使之适应作战的需要。在战术技术准备上,主要是学习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如“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等,开展敌前练兵,集训军事指挥员,提高干部战士的技术战术水平和机动作战水平,为出国作战打下坚实的基础。在物资准备方面,主要制定弹药,油料的供应保障,车辆运输保障以及部队装备、战时救护、生活供应的保障及出现战斗减员的应对措施等。这些预先准备工作完成后,我们师遵照上级命令,于1966年11月由福建出发,进驻广西宁明,凭祥地区,在这里除担任宁明防区的作战任务外,还进行入越作战的直接准备。直接准备就是在思想上进一步学习毛泽东军事思想,如“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树立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英勇气概,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讲用会,召开入越作战的誓师大会。在战术技术上除强化训练外,还组织先遣人员进入越南,赴战区了解地形,到先入越轮战的兄弟部队见学,学习他们组织战斗的方法和经验教训,了解美国飞机轰炸的特点,根据敌情、地形和气候,结合我们的实际情况,研究我们的作战办法。在后勤保障上,我们进行换装,轻装。我们入越穿的服装是与越南人民军的军装样式一模一样,军帽也是越军一样的硬壳凉帽,当然这些衣服并不是越南给我们的,而是我军装备部门统一制作的。(我们入越作战除喝的水是越南的外,其余一切物资都自己带,由国内供应)而把我们自己的军装及一切不是必须带的东西,每个人都包成一个包,写上自己的名字及家庭地址、收信人名字,由留守处统一保管,如在战场上牺牲了,就作为遗物寄到家里。经过数月的准备,我们斗志昂扬,摩拳擦掌,都盼望早日入越,与美帝大干一场。

    1967年4月8日毛泽东主席正式签发了中央军委的命令,命我师与1967年5月入越作战,担负友谊关至河内一线的谅山至外苏的防空作战任务。这一线纵深约80余公里,主要保卫友谊关至河内的铁路,公路沿线的重要目标,如桥梁、工厂、机场、城市等。我是1967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这天,带着营指挥所的先遣人员,包括有线、无线通讯人员及侦察人员通过友谊关进入越南,这一天晴空万里,进入越南汽车没有走多长时间,就清楚看见上空有美国飞机经过,我们赶紧找稍稍隐蔽的地方停车,人员到公路沟边隐蔽,等美国飞机过去后,继续前行,不到中午时间就到达我们的防区越南温县防区,到达后我们就要接收先头部队的指挥所,保证有线、无线通畅,要保证与上级指挥所的联络及与各战斗连队的指挥,以迎接战斗部队的到来。1967年5月20日我们全师部队齐装满员逾一万余人分批跨出友谊关,进入援越抗美战场,在越南谅山至外苏纵深约八十公里的战线上,在谅山、温县、宋化、外苏四个点上集团部署,担任防空作战任务,抗击美国侵略者。

    当时我们装备的武器是八十五毫米口径的中高炮、三十七毫米口径小高炮以及十四点五毫米口径的四管高射机枪。最好的是三十七毫米的双管高炮以及三型指挥仪、四米测高机、老式炮瞄雷达,这些装备都是前苏联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生产的,有的参加过苏联的卫国战争,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我们就是用这些老掉牙的装备对付美国当时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世界上最新式的飞机F-4战斗轰炸机。(俗称鬼怪式飞机,它在飞行时可作左右蛇形飞行及上下波浪式飞行,使高射炮不易击中。而且在俯冲攻击时发出一种像鬼哭狼豪似的声爆音,使初次听到这种爆音的人胆战心惊、产生一种极其恐怖的感觉,故叫鬼怪式)。F-105战斗轰炸机,俗称雷公式飞机,它在俯冲攻击投炸弹时爆音极大,像雷公打雷一样,使初次听到这种声音的人产生撕心裂肺的感觉,故称雷公式。另外还有从航空母舰起飞的A-4、A-6A型舰载战斗机及最先进的RF-101、RF-104美国空军战术侦察机。

    美机攻击我们防区的主要武器有普通炸弹包括定时炸弹、气浪弹、子母弹、菠萝弹及百舌鸟导弹等。普通炸弹是美机专门用来摧毁铁路、桥梁、建筑物以及攻击我们的高射炮阵地,通常用两百五十磅、五百磅爆破弹、对铁路桥梁大型目标使用1千磅两千磅甚至三千磅的重磅炸弹,这种炸弹爆炸威力大,可以炸出10余米深的大坑,可以炸断桥梁,破坏建筑物,可以把我们几吨重的高射炮掀翻。气浪弹是美国在越南战场上试用的新式武器,它爆炸产生的气浪非常巨大、温度相当高,能把我们炮管上的油漆烧掉,气浪弹曾落在我们一个连队的雷达掩体附近,结果雷达被毁,当时参加战斗的12人全部负伤,其中有3人因伤重英勇牺牲。清理战场时,寻找爆炸的位置,只找到一个很小的、直径不到一尺的小坑,但这个小坑周围20余米内都是一片焦士,上面种的草、小树只剩下树根,我们盖的芦棚宿舍及宿舍里的床板、被子等东西全没有了,威力比常规炸弹大得多。我们曾怀疑它是不是一种原子武器。当天就有我军的兵器科研人员来到阵地上,进行科研考察、拍照。从焦土中取样,寻找弹片,测试放射性等。经过化验研究得出结论,气浪弹不是原子武器,但与普通常规炸弹也不同,常规炸弹是靠弹体接触地面的撞击力爆炸,爆炸时整个弹体已砸入土层,如果土质松软可以砸入土中数米才爆炸,产生的爆炸威力被砂土吸收、大大减少了杀伤力。我们一个八十五毫米高炮班曾被炸得人和炮都被埋住了,但却没有伤亡。而气浪弹是在地表面爆炸,爆炸后产生巨大的高温气浪,高温和气浪产生双重杀伤力,因此威力比常规炸弹大得多。

    子母弹又叫钢珠子母弹,是一种直径六点五厘米的圆球形小炸弹,球中心是引信,即引爆装置,引信外面是炸药,炸药外面是弹壳,弹壳用铸铝制成。里面铸进了约150余个小钢珠,爆炸时小钢珠四散飞射,主要杀伤我战斗人员。360个这样的球形小炸弹装在外形象大炸弹的子母弹箱里,从飞机上投下时,子母弹箱在一定的高度和距离上会自动打开,里面的360个小炸弹便会飞出,散落在高炮阵地上,落地后便会爆炸,飞出无数钢珠,杀伤我战斗人员。因为小炸弹是从大弹箱里飞出来的,所以叫子母弹。菠萝弹的原理与子母弹相同,只不过它的小炸弹不是圆形的,而是与吃的菠萝相似,所以我们称为菠萝弹。子母弹不仅有落地后立即爆炸的,还有延时爆炸的,即落地后有时过30分钟后爆炸,有时过几个小时后爆炸,一般在24小时内炸完。延时子母弹由于体积小,外表呈绿色,掉在草丛里或埋在沙子中都不易被发现,战斗结束后,人员在阵地上活动或进行补给时,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炸,造成人员伤亡,故延时子母弹的威胁是相当大的,我们入越作战期间,子母弹对我们造成的伤亡约占总伤亡人数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百舌鸟”导弹是一种采取被动式雷达制导的空对地导弹。专门用来对付高炮部队的炮瞄雷达。当炮瞄雷达发射电波到达美机机体表面时,美机同时会发现自己已被炮瞄雷达盯住,到距离20至30公里时,美机就会发射“百舌鸟”导弹,导弹沿着雷达发射出的无线电波顺波而下,从而击中雷达。如果不受到干扰,炮瞄雷达操纵手不采取措施,“百舌鸟”的命中率是百分之百。

    美国对越南的初期是采取“南打北炸”“逐步升级”“以炸逼和”的政策,其轰炸特点是规模由小逐步增大,空袭次数逐渐增多,为了保持压力,以求以后可使轰炸逐步升级,对部分敏感目标,仅派飞机频繁侦察监视,对交通线上的部分重要目标的轰炸,仅限于局部破坏。甚至在1966年底至1967年初,美国还曾宣布暂停对越南北方的一切轰炸,玩弄“停炸诱和”的伎俩,但越南人民既不屈服于美国的军事讹诈,也不被美国人的所谓“停炸”阴谋所迷惑,而是坚决抗击美国的侵略,并且大力加强在南方的军事行动(当时越南南北方还没有统一),打击美国及其傀儡政权的战争取得节节胜利。加之我军高射炮兵兵力的增加,对美机的打击也越来越大,美国眼看“停炸诱和”的阴谋失败,恼羞成怒,从1967年5月开始,疯狂扩大对越南北方的轰炸规模,并对数十个新的目标,包括军事的,民用的目标展开狂轰滥炸。我师正是在美国战争升级的高潮期,于1967年5月奉命进入越南,参加援越抗美战争。在越作战将近十个月期间,美机共入侵我防区318批2163架次,其使用飞机架次之多,攻击强度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在我谅山至克夫防线前所未有。相当于1965年10月至1967年4月十九个月期间攻击此防区次数总和的百分之一百二十入,投弹量总和的五点六倍。十个月间,我们共对空作战180次,击落美机139架,击伤敌机121架,俘美飞行员26名,发现飞行员尸体6具。我高射炮兵遭敌攻击96连次,伤269人,有62人长眠在越南国土上,为越南人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入越后的第一次大仗是在我们部队全部进入越南作战阵地10天后即1967年5月31日打响,这天美国出动各型飞机170余架次,分别在上午、下午对我防区全线进行攻击,我全体指战员敢于“集火近战”,“刺刀见红”,沉着勇敢,猛打狠打,连续战斗两小时十五分钟,在敌机轮番攻击下,我们站得稳,顶得住;在炸弹、子母弹面前,心不慌、手不软,不怕死;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高呼战斗口号,鼓舞斗志,压倒敌人,取得了一举击落美机十六架、击伤十架,活捉美飞行员四名的胜利。第二天将一名美国少校飞行员押到各连阵地,让大家见识见识现了原形的纸老虎是什么样子,当押送美飞行员的卡车到达阵地时,战士们排好了整齐的队伍,押解人员把这名少校飞行员从车上拖下来跪在我们面前,我们就高喊:“打倒美帝国主义!”“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美帝国主义从越南滚出去!”等口号,美国飞行员跪在地上,高举双手向我们投降,庄严的口号声吓得他直发抖。当押解人员用英语命令他“起来,上车!”时,他急忙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卡车后面一步窜上去,蹲缩在角落里。(美国飞行员跳伞落地后只要有可能都愿意往中国军队阵地跑,宁可当中国俘虏也不愿让越南老百姓抓住。因为我们讲政策,对俘虏不打不骂,而越南人民因为非常痛恨美国人,抓住俘虏就往死里打,因此非死即伤,美国飞行员非常害怕。)战斗后清理阵地时,我们有一个连队阵地周围五十米范围内有十二个炸弹坑,但阵地上却一个没有,经分析,可能是因为我们打得狠,打得齐,弹道风把敌机投下的炸弹给吹开了。(六门炮齐射产生的弹道风是很强大的,因为炮弹头的初速度超过每秒一千米,足以把炸弹吹开)如果打得不狠、不准,这些炸弹至少有一半会落到阵地上,那后果就不可设想。面对这些炸弹坑,我们更加深刻地领会了毛主席军事作战思想,只有有效地消灭敌人,才能有效地保存自己。

    “5·31”战斗的捷报传到了中央军委,毛主席亲自签发了嘉奖令,通令嘉奖高炮五师全体指战员,这是高炮部队入越作战以来的第一次,对大家是巨大鼓舞,决心要更加英勇作战,打下更多敌机,向祖国人民、向毛主席报喜。

    我师入越最激烈最惨烈的战斗发生在1967年8月13、14日的谅山防区。谅山是越南北方的一个重要城市,离我国边境友谊关不足二十公里。以往美机对这里的轰炸次数少、规模也小些。所以我们部署的火力也较弱,一共只有两个八十五毫米中炮连,三个三十七毫米小高炮连及一个高射机枪连,共六个连队。8月13日的战斗出乎意料,上午8点,美海军A-6飞机和空军F-4、F-105飞机分为五个批次共三十四架次,从多个方向攻击谅山的圻罗铁桥,由于我高炮连正处于敌机的攻击航线上,猛烈的炮火打得美机攻击铁桥的目的难以实现,遂放弃了攻击铁桥,转过头来对我高炮阵地发起轮番攻击,连续对我阵地投掷重磅炸弹、气浪弹、子母弹、“百舌鸟”导弹等,有个连队的房屋被全部炸毁,三个炮掩体被炸垮,四个班内落入了子母弹,有一枚没炸的定时弹把我们数吨重的中高炮炮脚炸断,飞出去数米,一人当场牺牲,十四人光荣负伤,在这严重关头,指战员毫不畏惧,英勇奋战,高呼:“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为祖国争光,为毛主席争光”等口号,有的从被埋的土里钻出来继续战斗。这次战斗取得击落敌机两架,击伤两架的战果。中午12点、下午4点,美机又出动五十余架次,对铁桥及我高炮阵地发起连续攻击,这时我们的高炮战士都打红了眼,誓与美帝血战到底,拼个你死我活,有的炮连射击了三十个连次,打了八十余个齐射,发射五百余发炮弹,平均每个炮弹装填手在75分钟时间里装填了近三千斤钢铁,炮管都打红了,油漆烧掉了,这次战斗又击落美机五架,有一架敌机就掉在我们阵地附近,并活捉了一名美国飞行员。经过了一天战斗,除了吃饭外,还不能休息,入夜下起了大雨,阵地和道路泥泞不堪,但战士们必须连夜冒雨抢修掩体、阵地落了定时炸弹的要马上撤出阵地,转移到预备阵地,武器损坏的要抢修,弹药要补充,人员伤亡的要尽快做好善后工作,所有工作必须在当天夜里做完,师指挥所分析,美机今天吃了大亏,明天必会进行报复。一到天亮,又会迎来更大规模的战斗。第二天即8月14日,谅山防区下雨,云量10,上午八点多钟,美机利用云掩护,出动海、空军飞机三十余架次,对我高炮阵地、桥梁、谅山机场等发起攻击,敌机在云上对我炮瞄雷达发射百舌鸟导弹,利用云做掩护,然后突然钻出云向我高炮阵地投掷重磅炸弹,或在远处在云底下盘旋,找机会突然窜入我阵地上空投弹,我指战员沉着应战,发扬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精神,利用雷达诸元和直接瞄准的方法射击,把敌机放到近处打,又打下了数架敌机。战斗中有一枚两千磅炸弹在一炮位旁边爆炸,掩体被炸垮,连人带炮全被砂土埋住,全连正为他们担心时,他们一个个神奇地从砂土里钻出来,抖掉身上的砂土,高呼口号,誓与美帝血战到底。

    8月13日、14日的两天战斗中,我们抗击了美机多批次一百二十四架次的连续攻击,美机共投掷爆破弹和气浪弹二百四十七枚,子母弹二十箱,发射“百舌鸟”导弹三枚,谅山的铁桥、火车站,机场及高炮阵地先后遭到攻击,我战士有数十人伤亡。尽管当时我们的兵力很弱,但没有被美机的气势汹汹所吓倒,仍按“集火近战”“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指导思想打得英勇顽强,出色地抗击了美机大机群,多批次、多方向,连续轮番攻击,取得了击落美机十一架(其中两架空中开花),击伤六架,还生俘美国飞行员五名,击毙美飞行员两名的辉煌战果。第二次受到了毛主席亲自签发的中央军委通令嘉奖。

    在越期间,我们还经历了多次大仗,如7月5日宋化防区,美机三十余架次对交通线、高炮阵地进行攻击,我们集中火力猛烈打击,在11分55秒钟之内,击落美机七架(其中三架空中开花),击伤三架,敌六名飞行员跳伞,我捕获四名。我们有数人伤亡,战后受到总参、总政通报表扬。又如8月24日美机三批近三十架F-105型飞机对我温县防区的机务段发起攻击,我们用三十七毫米小高炮猛烈射击,击落敌机两架(其中一架空中开花),击伤一架,俘美中校飞行员一名。我炮阵地被攻击,伤亡二十七人。再如10月4日,美出动海、空军各型机二十四架,分批对谅山防区进行轮番攻击,矛头直指我高炮阵地,在我猛烈还击下,击落、击伤美机各两架,敌机投下大量气浪弹、爆破弹和子母弹,使我一个炮瞄雷达排遭攻击,该排有三人牺牲,十余人负伤。

    在作战期间,还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当空袭警报刚刚解除不久,当地的越南人民群众就挑着自家的香蕉等水果,到阵地上来慰问我们。他们说:从来没有见过打得这么好的仗,虽然当时在越南有苏联部队(地空导弹),极少数朝鲜军队和许多越南的防空部队,但很少看到他们把美国飞机打下来。中国高炮部队真了不起,高炮一响,美机就空中开花,直往下掉。许多越南老百姓觉得中国高炮阵地是最安全的,防空警报一响,就往中国高炮阵地附近的坑道和防空洞里跑。据传说,美国飞行员也心知肚明,特别害怕中国高炮部队,虽然我们当时入越作战是秘密的,穿着越南部队的军装,没有领章和帽徽,所有的车辆装备也没有中国军队的标记,但只要打起仗来火力猛、打得准、打得狠,让美国损失飞机多、飞行员被俘多的肯定是中国的高炮部队。因而美国飞机对中国防区进行攻击时,出动飞机的批次多,对高炮阵地攻击的次数多,出动的飞机也多。最惨烈的情景,是我们发射的炮弹把美机打得空中开花,凌空爆炸,而美机投下的炸弹也同时落在我们阵地上,炸得炮翻人伤,有点刺刀见红的样子。

    在入越作战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和许多英勇模范人物,有的负伤了仍在阵地上坚持战斗,有的负伤后让救援人员先救其他负伤同志,有的重伤员用最后的力气呼喊“毛主席万岁”“为五个伟大争光”等口号,还有的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掩护火炮、器材不被炸坏等等。

    我们在越作战近十个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于1968年2月撤出越南,我们撤出阵地前,都要把阵地清理干净。要把住房清扫干净,以便其他部队进驻。我们都在夜间撤出阵地,清晨到达越南边境同登哨卡,尽管我们回国的心情是迫切的,但也很怀念在越南的日日夜夜,怀念在越南的战斗情景,怀念长眠在越南国土上的战友……到达友谊关我们的心跳骤然加快,盯着友谊关那雄伟的关楼,那是我们日夜思念的祖国,我们终于安全的回来了。进入友谊关,关前用松枝和鲜花扎成凯旋门,两边挂满红旗,祖国人民和兄弟部队敲锣打鼓夹道欢迎,口号声此起彼伏,我们许多战友含着热泪,也振臂高呼:“祖国万岁”“毛主席万岁”向祖国人民致谢,此时心情异常激动,就象出远门的儿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我们部队在广西凭祥、宁明等地进行休整待命,当地政府为我们举行了盛大的慰问大会,赠送了慰问品,纪念品。尔后,我们离开广西,乘军用专列回福建担负国土防空任务,后又遵照中央军委命令,从福建调防到北京,担负北京地区的防空任务。

    回国后,上级为我们部队召开了隆重的庆功大会,空军和军区首长出席了大会,祖国和人民给了我们很高的荣誉,对作战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人物和英雄集体进行了表彰、全师将近有4000名干部,战士立功受奖,涌现出功臣连队37个。先后两次受到中央军委通令嘉奖,有二十多次受到总部、空军、广州军区以及我国驻越南大使馆等领导机关的表扬。在援越抗美战争中,我们履行了国际主义、我们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有力地支援了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中国人民援越抗美伟大历史史诗中辉煌壮丽的一曲凯歌。

Copyright(C)2007-2018:北京东阳人茶话会     电话:13681479381、13901285249、13810687858、15000568556    EMAIL:bjdyr2006@sina.com
当前访问量:1